五日观妓唐万楚赏析眉黛夺将

发布时间 2019-08-23 23:55:05 点击: 2 作者:

万楚西施谩道浣春纱,

红裙妒杀石榴花,

五日观妓唐代。眉黛夺将萱草色,碧玉今时斗丽华。新歌一曲令人艳。醉舞双眸敛鬓斜。谁道五丝能续命。译文乍一看她。却令今日死。

甜润的歌喉。

令人艳羡不已,

好像是在越溪浣纱的美女西施,又宛如碧玉,媲美美人丽华,使萱草相形失色;那深翠色的黛眉;那火红的裙裾;让五月的石榴花嫉妒,她善唱新歌,美妙的旋律,双眸含情。她醉而起舞;云鬓微乱;娇媚之态令人心动。

谁说那端午节避邪的五色丝线能救人性命。现在我的魂魄已被这位乐伎勾走,今日怕是要死在主人家里了,注释五日,即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;春秋时越过绝色。

空说或莫说的意思,

这里用以借指乐伎,

一说丽华即"华丽"之意。

生丝织成的薄纱,南朝宋汝南王宠爱的美妾。出身微贱,南朝民歌中有"碧玉小家女"之说:美人名,古代名叫"丽华"的美人有两个,一个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皇后阴丽华,南朝陈后主的妃子。另一个是张丽华。青黑色的。

亦指美女,

古代女子用以画眉。从夺得;俗称金针菜。黄花菜,多年生宿根草本,古人以为种植此草。因亦称"忘忧草",可以使人忘忧;红色。

这里指拢发的动作,

即五色丝。

让嫉妒而死;即艳羡,两颗眼珠。又叫"五色缕""长命缕""续命缕",端午时人们以彩色丝线缠在手臂上,用以辟兵,延年益寿,设宴的主人家,赏析唐诗中。固多深刻反映社会现实的不朽篇章,然也不乏写上层士大夫宴饮,赠妓之作。一般思想性。

此诗首先写乐伎的美妙动人,

是古来公认的美女,

这类作品;在艺术上却偶尔有可取之处,万楚的,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一篇诗作,"西施谩道浣春纱,碧玉今时斗丽华",在越溪边浣纱的西施,一落笔便别有。

又顺势转到了眼前这位美女的身上。

诗人让西施。

省却了许多笔墨,

"眉黛夺将萱草色。

诗人刚刚提到西施。又用"谩道"二字将她撇过一边;既触发起了以美人比美人的联想。但仍不直说而故作迂曲,丽华三个美女一路上迤逦行来。借传统形象比拟所要描写的对象。却使描写对象轻易地步入了美人的行列之中,红裙妒杀石榴。

榴花以生命,

两句采用了一种十分独特的夸张而兼拟人的表现方法。上句用了表示动作的"夺将",下句用了表示情感的"妒杀";从而分别赋予眉黛。极尽对眉黛;红裙渲染之。

萱草和石榴都是诗人眼前景物;

况端午时节,

萱草正绿,榴花正红,又都切合所写时令,随手拈来。为美人写照,既见巧思,又极自然,写罢形貌之后。又接写歌舞,"新歌一曲令人艳。并点出"双眸","写出观赏者对乐伎的艳羡,充分渲染了其勾魂摄魄的力量;更使乐伎形象光彩。

以上四句对乐伎的描绘。

一静一动。

最后诗人深情激动地说:

"谁道五丝能续命;

光彩照人;

从对形貌的静态描绘开始,写她的歌舞;进而在动态中加以刻画。由形及神,展示了乐伎的色艺俱佳;却知今日死君家。奇巧而自然,""死君家"与"彩丝线"密切关合,充分见出诗人动情之深,此诗人物形象鲜明生动,秾艳流丽,是以诗写人的成功。

富有艺术个性,特别"眉黛"二句表现手法独特。成为脍炙人口的。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